脚轮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脚轮厂家
热门搜索:
技术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技术资讯

对话阿里金融元帅彭蕾IT观察

发布时间:2020-03-11 09:57:56 阅读: 来源:脚轮厂家

对话阿里金融元帅彭蕾 文/宋玮 (《财经》杂志记者 山寨发布会成员)

本文首发《财经》杂志

今年43岁的彭蕾是阿里小微金服集团CEO。5年前,她只是阿里巴巴集团负责人力的一名副总裁,20年前,她是一名大学教师。用彭蕾自己的话来说,她做金融,是外行领导内行。在采访中,她反复强调,自己胸无大志,全部心思都在组建团队满足海量屌丝用户的金融需求上,立足小而美,服务服务再服务,这正是互联网精神的核心。

这个“外行人”是如何和马云一起,让小微金服成为中国第一个互联网金融集团?这个集团的诞生是“一不小心”还是处心积虑?在金融的封闭和互联网的开放中,在严苛管制和金融创新之间,她是如何平衡的?面对同业竞争,它是走向封闭还是走向开放?余额宝之后,第二个颠覆性的金融创新产品正在其内部酝酿吗?

2013年12月,杭州黄龙时代广场“风清扬”办公室,彭蕾接受了《财经》记者的专访,对上述问题一一作答。

谈业务脉络和发展逻辑

宋玮:从2010年1月起您就任支付宝CEO,至今已有47个月,您认为您给这家公司带来了什么变化?

彭:在这里,我算是外行领导内行,但我不怕难为情。我在公司的口头禅是;我要问一个愚蠢的问题。我认为自己最大的价值是,衡量我们的工作有没有偏离底线,如何给用户带来好的价值和体验。第二个价值则是,我们组建了一个特别棒的团队。

宋玮:目前阿里金融覆盖了支付、小贷、担保、理财、保险五大块业务,为什么会形成这样的业务架构?

彭:我特别胸无大志,现在互联网金融很热,但我感兴趣的就是1块钱2块钱,远远超过我们现在想构建什么。

支付宝在9年前成立,当时我在阿里集团做了5年HR,对于支付宝为什么要成立单独公司,我是公司最不能理解的人之一,毕竟,只要为淘宝服务就好了。但是当我们的服务对象从淘宝走到淘外,我们的业务也开始慢慢跟着用户走。比如最早,支付宝只是提供担保交易。但时间久了之后,就有人问,把钱放到支付宝中为什么不给利息?但我们不是银行,那么,如何能让支付宝用户的钱有相对合理和安全的理财通道。余额宝构想就是从此来。

宋玮:那为什么今天才开始做?

彭:余额宝规划了1年时间,水到渠成我们才会推出。比如我们发布乐业宝,为淘宝1200万就业人群提供医疗保障。我们希望把金融的门槛降到最低,永远往下半身去。

宋玮:余额宝被认为是互联网对传统金融的真正颠覆性产品,余额宝之后,你认为下一个金融产品创新会发生在哪儿?

彭:我现在最关注的是乐业宝,还有火车票。我们想的永远是海量的小微的消费者、小商户,他们的小需求我们有没有办法满足,可以满足到什么程度。

宋玮:您的意思是,阿里金融的逻辑是根据互联网的需求和用户体验去延展业务,而不会主动去设计产品。

彭:是的,我们绝对不会为了做金融而金融。我们小额贷款和余额宝都是控制在100万,我们不做大,因为这有违互联网精神。

宋玮:阿里为何要成立一个金融集团而非一个单独的金融服务公司?

彭:我们强调的是金融服务集团,注意,是服务,我们和金融控股集团不一样,也和财团不一样。我们立足服务,服务背后是小而美。我们面对的都是屌丝用户,想的就是小的事情。

宋玮:你反复强调,小微金服的核心是“服务”,可是你们入股天弘基金,你们开始自己做基金了,这和单纯的“服务”理念是冲突的。

彭:入股天弘是没有办法的选择,他们和我们的账户底层价值捆绑的太紧密了。

宋玮:这个集团未来是什么样子的?

彭:我胸无大志,有多大能力做多大事情。我们没有对资金的饥渴,因为那是金融集团的理念,而不是金融服务的理念。

我们的使命是让信用等于财富。前两年我听到一个八卦,杭州广发行行长,退休了去办信用卡白金卡,结果被拒绝,理由是退休人员,收入不稳定。这个故事让我去思考:对于个体,我们可以给予的金融服务是什么?

宋玮:现在银行开始涉足互联网金融,腾讯、百度也在涉足金融,那么在互联网金融领域,我们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?

彭:我们用十年时间,建立了用户和商户的信用体系,真金白银,都在这里,这就是数据的力量,也是我们最大的优势。第二点,我们的团队是将互联网和金融这两种神经分裂的事情,融合的最好的一家公司。你要知道,你兼顾了金融的安全,就兼顾不了良好的用户体验,你兼顾了金融的稳妥性,就很难兼顾互联网的流动性,你要金融的严谨,就难免违背互联网的开放性。如何平衡?不是每一家公司都可以做到的。

宋玮:金融领域是中国壁垒最高,最为封闭,监管最为严苛的领域,您如何来平衡金融创新和政府监管?

彭:如果纯粹为了监管方便,企业没一件事情可以做。但我们用结果来反正。在中国,政府对金融创新的容忍度是越来越高,所以我们有机会做创新的事情。如何对金融进行创新,这个谁都不缺,但是如何去防范金融风险,这个才是我们未来要考虑的。

小微金服会在阿里和淘宝平台之外独立发展

宋玮:小微金服之前是基于阿里平台来发展,而如今我们成立独立集团,独立运营,我们有独立生存和盈利的能力吗?如果淘宝有一天开放,小微金服怎么办?

彭:淘宝总有一天会开放。我来支付宝第一天,就让我们的团队去思考一个问题:淘宝开放了怎么办?而现在我们有信心,因为服务这么大体量的合作伙伴不是谁都能干的。我们建立了一个技术和安全的壁垒。

同时,脱离阿里集团独立生存盈利,这是必须要的。因为这是两家完全不一样的公司。我们和淘宝亲兄弟明算账,目前淘宝是我们收入最大的贡献,但是未来这个占比会下降。

我们也在积极向淘外拓展,目前,支付宝来自淘外的业务量已经远远超过于淘宝。

宋玮:阿里金融五块业务,目前哪几块盈利了?

彭:目前没有独立核算,算得是总账,没有算分账。

宋玮:有人质疑,目前阿里小贷所有的数据都是基于淘宝,小微金服所谓的大数据不过是单一网站的数据,称不上大数据,而且,这给小贷业务向淘外拓展带来了限制。你怎么看?

彭:所以我们现在只是对淘宝和天猫的商家贷款。在没有找到好的方法前,我们不会把小贷的应用场景拓展到其它领域。未来有可能拓展,但取决于我们对于风险和数据的把控。如果我们要走出淘系,怎么做?不一定自己做,可能和合作伙伴合作。

谈股权架构

宋玮:小微金服集团从2013年3月开始筹备,为什么现在还未正式成立?

彭:主要是为了确定大的战略投资主体,目前还有细节问题没有拟定,我们的战略合作方已经差不多确定了,人数不会太少。

宋玮:60%股份给予外部投资者,是不是说明我们对强势资本的渴求?

彭:对于外部投资者,我们看重的是他对行业的理解、对我们方向的认同以及自身水平。

宋玮:集团目前涵盖多个子公司,未来将如何处理股权问题

彭:支付宝、众安在线、天鸿等公司都会被打包进集团。小微金服的股权是清晰透明的。

宋玮:小微金服的上市规划是什么?

彭:现在孩子都没生,怎么就会考虑他上什么学校了?上市不是十年也是八年,我们内部是有隐形的线,但是现在不在我们考虑范围内。

宋玮:在阿里巴巴集团,控制权问题一直是马云的心病。如果未来在小微金服,用60%股权引入外部投资者,是否考虑过控制权隐忧?

彭:没想过。当年的支付宝事件,外界都说我们是为了把控制权抓在手里。他们不知道,权力越大,责任也越大。

和考虑控制权相比,我们现在更关心把股权梳理清楚。我们决定先把40%股票分给员工,原因是当年我在阿里巴巴集团当CPO,马云和董事会最大的分歧就是每年给员工的奖励和期权,每年虎口拔牙,非常痛苦。这是他和董事会吵架最多的。所以我们这次决心先把股权拿出来,一劳永逸。

再说一句,互联网金融是一个生态系统,我们不希望变成一个单一的,倾向性的系统。金融是封闭的,但是互联网是开放的。所以我们希望我们的股权设计也是如此。

谈开放和封闭

宋玮:您所期望建造的小微金服的生态系统是什么?

彭:包括海量用户、应用场景(淘宝、外部商户)、合作伙伴(银行、基金)、监管部门。

宋玮:在构建这个生态系统中,面临的最大挑战是什么?

彭:我们的脚一不小心伸到金融这个领域,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对金融充满敬畏。 你不得不承认,互联网不过20年时间,你不能完全用互联网方式去做金融,也不能用金融泯灭互联网的开放创新。所以我们最大的挑战,是找到平衡点。

宋玮:您2012年曾在内部感叹,支付宝诞生于互联网,但您越来越恐惧支付宝泯灭了互联网精神,变得越来越封闭。如今,阿里通过淘宝屏蔽微信二维码,关闭手机淘宝的微信通道。您当时的担心是否正在变为现实?

彭:开放和封闭,这个问题我们一直在思考。但是我们做任何开放,都是以安全为前提,跳出体系不走担保交易,风险就会发生。比如现在,外链不安全,整个交易体系不在我们这里,我们不得不采取措施。就像当年,我们不建议卖家和买家在QQ沟通,而建议在阿里旺旺沟通一样,因为在旺旺你可以保留聊天记录以维护权益。

宋玮:互联网金融的核心就是数据和开放。我们认为互联网公司之间,互联网和银行之间,未来一定程度的数据开放、共享是必然的。

彭:数据交换很必要,但这是一个共享,而不是单方面的输出。如果微信愿意,我们为什么会不愿意和他们合作呢?

研发支出

企业会计准则讲解

招聘会计

相关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