脚轮厂家
免费服务热线

Free service

hotline

010-00000000
脚轮厂家
热门搜索:
行业资讯
当前位置:首页 > 行业资讯

巫毒娃娃的魔法[新闻]

发布时间:2020-11-13 13:52:01 阅读: 来源:脚轮厂家

云秀是个聪明漂亮的女孩,旅游学院毕业后来到一家旅游公司当导游,一天,一个罪大恶极的逃犯混进了她带的团里,在抓捕的过程中,她认识了特警支队副队长马大陆,两个人一见钟情。马大陆不止一次地跟云秀说:“你选择了警察,就等于选择了孤寂、牵挂、甚至是危险,这是你一生的大事,你可要想好呦。”云秀说:“我什么都不怕,只要你爱我就足够了!”恋爱的日子过得非常快,一转眼就过去了三年。然而,正当他们准备结婚的时候,马大陆却突然提出要分手,云秀问他:“为什么,这是为什么?”马大陆说:“我们不适合,我们相识就是一种错误,长痛不如短痛。”云秀流着泪说:“我们相识三年了,也没见有什么不适合的,你是不是又有了新欢?变心了?”马大陆冷冰冰地说:“你说对了,我心中又有了另外的一个人,你就什么也别说了,分手!”说完,绝情地转身而去。

云秀只觉得天旋地转,眼前发黑,一边走一边哭,不知走了多远,也不知走到了什么地方,她依在了一根电线杆子上,用手绢一遍又一遍地擦着红肿的眼睛,这时,他猛然发现身边有个小摊床,货架上挂满了五颜六色的巫毒娃娃,都说这巫毒娃娃能用魔法为主人出气雪恨,以往她根本不相信这种东西,可今天,她心里痛苦到了极点,又无处诉说,无处宣泄,孤立无助,于是,她竟然也买了一个巫毒娃娃,回到家里,她把巫毒娃娃拿在手里,流着泪咒道:“马大陆,你个没良心的,你以为你当个小官就了不起了,我让你不得好报,身败名裂!”说完,“噗”的一声,把钢针狠狠地扎进了巫毒娃娃的心口。

一连好几天,云秀吃不下,睡不着,人也瘦了一圈。后来,她渐渐地冷静了下来,她想:“和马大陆处了三年,发现他也不是那么坏的人,也许他是一时犯糊涂,过后就会后悔的。” 她就主动给马大陆打电话,可却总是打不通。她又打电话给在公安局工作的一个叫王娟的朋友,想从侧面了解一下马大陆情变的原故,在电话里,她哭着把马大陆如何绝情、如何坚决提出分手的事都说了,王娟听后,非常生气,说:“他怎么能这样,他怎么能这样,他有什么了不起,你这么优秀的女孩他上哪找去?他对待感情这么轻率,估计他这种人也不会有什么发展前途!云秀,你不要太难过,别看他现在春风得意,总有一天后悔都来不及的。”

傍晚的时候,云秀的突然手机响了,是王娟打来的,还不等云秀说话,王娟就欣喜若狂地说:“没成想我的话这么快就应验了,马大陆出事了!”云秀急着问:“他出了什么事,快说,他到底出了什么事?” 王娟得意地说:“今上午天,在执行任务的时候,他擅自开枪,打伤了一个嫌疑犯,造成了很坏的影响,他被隔离审查了,听说,他这警察是当不成了,这叫恶有恶报!云秀,解恨了吧?”

天哪,巫毒娃娃真的有魔法!虽然马大陆很对不起自己,可一但得知他出了这么大的祸事,云秀也非常难过,非常痛心,她很后悔,不该拿巫毒娃娃诅咒他,她把放在墙角的巫毒娃娃拿出来,拔出了扎在它心口上的钢针,默默地说道:“大陆,对不起,我不知道巫毒娃娃的魔法这么灵验呀!”

云秀一直生活在痛苦当中,半年后的一天,她带团来到了一个著名的边境城市,因为她的心情不好,到了目的地,就安排了半天自由活动的时间,游客都出去之后,她也独自一人出来散心。她在一个码头边站住了脚,望着眼前一望无际的大海,望着大海上那劈波斩浪的舰船,她的心也久久地不能平静,她梳理着那一段刻骨铭心的感情经历,想知道一个为什么,可又怎么也找不到答案。也许是老天爷的刻意安排,这时她发现海边走来了几个人,其中有个正是让她既爱又恨的人——马大陆!他穿的已不是那身威严的警服,他的身上也没有了那副飒飒英姿,看来他真的离开了公安队伍,但不管怎么样,他的影子还一直在云秀的心田里深深地刻印着,云秀心里想,在这天涯海角,在这茫茫的人海之中,我们又不期而遇,难道我们真的就有不解的情缘?于是她不顾一切地奔了过去,大声地喊道:“大陆,大陆——”

马大陆和他身边的几个人都站住了脚。云秀气喘吁吁地来到了马大陆的跟前,说:“大陆,没成想我们在这里又见面了!我们还是有缘分的!”

马大陆毫无表情地说:“我们缘分已尽!”

“大陆,咱们能不能再谈一谈?”

“有什么可谈的?你以为你是谁呀,一个臭导游的,我从心眼里就没看起你,走开,别让我再看到你!”

“你,你……”

马大陆已走出很远了,云秀还像石桩一样呆呆地站在码头上,她做梦也没有想到,她心中最爱的人竟是那么一副德性!也就在此时,她的心里才坦然下来,因为她再也不用留恋什么了。

完成任务回到家里后,云秀又拿出了那个巫毒娃娃,看着巫毒娃娃那有些憨态又有些狰狞的面孔,咬牙切齿地说:“马大陆,马大陆,原来你是只披羊皮的狼,你嚣张什么你嚣张,我让你变成丑八怪,一辈子不得好过!”说着,她又把钢针狠狠地扎进了巫毒娃娃的心口。

接下来的日子,云秀过得很平静。

一天,王娟忽然打来电话说:“听说马大陆又回到了公安局,很可能是在外面混不下去了托门子进来的,这种人,就得让他吃点苦头,让他在人前抬不起头,你见到他之后,好好教训教训她,往死里损他!”

其实,云秀已经不想再提马大陆了,可听王娟这么一说,真就有些幸灾乐祸,真就想报复报复他,于是她就拨了马大陆原来的电话号,电话竟然打通了。

“马大陆,听说你过得挺好。”

停了好一会,马大陆才说:“我们都分手了,你为什么还给我打电话?”这话虽然不像在码头说得边那么凶恶霸道,但仍是那么蛮不讲理,云秀气愤地说:“姓马的,你给我听着,我给你打电话,不是想巴结你什么,我只是想告诉你,别太狂妄了,你以为天底下只有你一个男人吗?”

“好自为之吧!”

云秀还想损他几句,可人家“啪”的一声把电话关了。

想到马大陆对自己如此无理,想到他在海边对自己那恶毒的辱骂,云秀又拿出了巫毒娃娃,咒道:“马大陆,我让你不得好死!”说着就用钢针往巫毒娃娃的身上扎了无数次。扎完了之后,她觉得很解恨,躺在床上就香甜地睡了。

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云秀被一阵电话铃声叫醒,一看来电显示,是王娟打来的,王娟很激动,激动得有些语无伦次,“云秀,错了,错了,都错了……”

“什么错了?你慢慢说。”

王娟稳定了一下自己的情绪,说:“我刚刚才知道,马大陆根本就没有犯错误,他是打入一个贩毒集团的内部去卧底,所谓的“擅自开枪伤人”,那是组织安排演的戏,现在,贩毒集团已被彻底捣毁,他胜利归队了,可是……”

“可是什么?你快说呀!”

王娟沉痛地说:“可是,在执行任务的关键时刻,他偶然碰到了一个熟人,那熟人还和他一个劲地纠缠,这使凶残而又多疑的黑老大很生气,他怕那个人再出现坏了他们的大事,就给马队摆出两条路:一是叫那人彻底消失,一是让那人永远认不出他来,他……他选择了后者……”

“怎么样?”

“他毁了容。”

云秀脑袋“嗡”了一下 ,她心里明白,大陆碰到的那个“熟人”正是自己,那不是“碰”,是我冒冒失失冲过去的,他是为了保护我才毁容的,这也正是自己在巫毒娃娃跟前说下的第二个诅咒,竟然又一次灵验了!天哪,是我害了他!

“那他现在……”云秀迫不及待地问。

王娟有些呜咽了:“因为当时伤口处理得不好,感染了,听说还会有生命危险……云秀,当卧底,险恶重重,生死难料,当时马队和你断情,那是为了你的安全,也是为了你以后着想,他是个好人哪,你可不能再错怪他了呀……”

此时,云秀什么都明白了,她猛然地想起了在巫毒娃娃跟前说下的第三个诅咒,疯一般地扑了过去,双手把巫毒娃娃捧起来,“扑通”一声跪在了地上,声泪俱下地说:“巫毒娃娃,你的魔法不要再灵验了,我求你了,我求求你了——”

领商网

领商网

领商网

相关阅读